Saturday, February 10, 2018

柴米夫妻修煉記


江小豬和我踏入婚姻的殿堂,今年已經第十年了。不久前的結婚週年紀念日,我有感而發,寫了一篇〈貧賤夫妻奮鬥記〉,意外地得到很多讀者朋友回饋。有人送上鼓勵:「祝堅強的團隊天天幸福美滿!」也有人不以為然:「你們只是運氣好。」最多人問:「在經濟拮据的情況下,夫妻如何不為錢吵架?」 

大哉問。貧賤夫妻如何不為錢爭吵,這是個難題。不過,這個難題的答案也很簡單。江小豬和我都相信,不論貧富貴賤,夫妻對於財務規劃一定要有共識。而且這個共識要堅定,不能聽別人說兩句話就動搖了。這裡所謂的「別人」,包括彼此的親朋好友,甚至雙方家長。 

很多人說,戀愛是兩個人的事,結婚是兩家人的事。江小豬和我卻認為,結婚在很多方面,其實也只是兩個人的事——兩個成年人,決心要成家,就要有思想準備,日子過得是好是歹,都得兩個人自己負責,不能賴別人,哪怕那個「別人」就是自己的爸爸媽媽。親友長輩當然會有各式各樣的意見,但接不接受這些意見,小夫妻自己必須有主見。畢竟日後如果生活過得不如意,小夫妻也必須自己承擔,不可能去找那些出意見的人算帳。 

江小豬跟我結婚的時候,沒戒指、沒房子、沒聘禮、沒嫁妝,但我們都不覺得有什麼缺憾。因為我們都相信,我們是兩個平等的人,共同建立一個新的家庭,他沒有「娶我回家」,我也沒有「嫁進他家」,既然如此,又何須什麼嫁妝聘禮呢? 

我的好閨蜜見狀,都替我打抱不平:「什麼男人嘛,求婚連個戒指都沒有。」後來,我們買了房子,我的好閨蜜又紛紛下指導棋:「應該叫他賺了錢先補個鑽戒給妳!」再後來,我們有了小小豬,公婆來訪,看到江小豬幫寶寶洗澡,婆婆說:「家裡賺錢多的人還要幫小孩洗澡,老婆除了餵奶什麼都不會。」回台灣探親的時候,小豬想去理髮,問我拿錢,婆婆又說:「連剪頭髮的錢都要管,真受不了。」 

這些雜音,在我們近十年的婚姻生活中,真是多不勝數。但江小豬和我絕不讓這些雜音影響到我們的共識。我對閨蜜們說:「跟我結婚不需要戒指,想買什麼我們婚後一起賺。先買房子、再補戒指是我們夫妻討論好的,妳們不要這樣說我先生。」 

江小豬也對他媽媽說:「我們夫妻有我們夫妻的分工和財務規劃,您就不要擔心了。也請不要批評我太太,因為這些事情都是我們一起決定的。」我們真的相信,欲修得神仙眷侶,需做得柴米夫妻。能做得柴米夫妻,就算一生貧賤也能鹿車共挽。江小豬跟我從相遇到戀愛到走入婚姻,迄今十五年,我們不是沒吵過架,但還真的沒有為錢吵過架。 

我們夫妻的一切,今年四歲的小小豬看得最清楚。有一天,我去接他放學的時候,他展示他的作品給我看:「媽媽妳看,我畫了妳跟妳最愛的人。」「我最愛的人?是你嗎?你怎麼比我還高?」「這是爸爸啦。」

 「喔~媽媽也很愛小小豬呢。」「我知道啊,下次再畫。」 

時值情人節前夕,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天下柴米夫妻都成神仙眷侶。 

*本文同步刊登於 【親子天下嚴選】,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閱讀:
貧賤夫妻奮鬥記 
你想當別人眼中的「好媽媽」嗎? 
讓傷害,到我為止

Wednesday, April 29, 2015

網購母乳的危險

本文是曾小貓為聖地牙哥母乳協會所寫專文,英文原文見此

我們都知道母乳是「液體黃金」,營養價值遠非配方奶可比。當奶水不夠時,我們的曾曾祖母可能會請個奶媽;而在21世紀的現在,網路科技讓「奶媽」這個古老行業又捲土重來。今天,奶水不夠的年輕媽媽可以輕鬆上網買母乳來餵寶寶。

過去幾年,上網訂購母乳變得很風行。儘管網購母乳蔚為風潮,買家應該提高警覺。

母乳不受聯邦食品及藥品管理局(FDA)管轄,但2010年美國政府曾經發佈聲明,明確表示政府對網購母乳的立場:「FDA不建議上網路或向私人購買母乳來餵養寶寶。」

一項發表於美國小兒科期刊的最新研究發現,部分網上販售的母乳攙有牛乳。這項研究,由位於俄亥俄州哥倫布市的全國兒童醫院醫師Sarah A. Keim主持,檢驗了102個來自全美最大母乳販賣網的網售母乳樣本,分析其成分。

研究員依據聚合酶链反应,將樣本中的線粒體DNA獨立出來,這是一項高度精密的醫學技術,通常用於法庭上的DNA鑑定。經過兩輪測試,研究員發現有11樣本中含有牛的DNA。其中10個樣本中,牛的DNA含量超過10%,含量很高,可見這些母乳混入牛乳並非「不小心的」。

研究員進一步分析,排除母乳中含有牛的DNA是因為母乳媽媽喝牛乳的可能性,證實有人蓄意在母乳中摻入牛乳、或是摻入以牛乳為原料的配方奶粉。

「我們證實了所有的母乳樣本都含有人類DNA,但不是100%的人類母乳。」Sarah Keim醫師說:「不管你怎麼看,這都是蓄意摻假。」

她補充道:「我很驚訝那麼多母乳樣本裡都含有牛乳。即使只有一點點牛乳,也會對牛乳過敏或乳糖不耐症的寶寶造成傷害。」

摻有牛乳的母乳不只會傷害牛乳過敏或乳糖不耐症的寶寶。美國小兒科醫學會(AAP)指出,一歲以下的人類寶寶根本就不應該吃牛乳。另外,過去也有研究發現,網拍母乳經常含有很多細菌。

一項由史丹佛大學在2009年所做的調查發現,1091個上網賣母乳的媽媽當中,39人染有皰疹、梅毒、或艾滋病。Keim醫師的研究團隊在2013也曾做過一項調查,發現在美國最大母乳拍賣網OnlyTheBreast.com所購買的母乳,75%受到葡萄球菌、鏈球菌、或其他細菌污染。如果賣母乳的媽媽有用藥,有害藥物也可能經由母乳被寶寶吸收。

「很明顯的,上網買母乳對寶寶健康和安全可能造成的危險,完全抵消了寶寶可以從母乳中得到的益處。」Keim醫師說:「上網買母乳有多重風險,包括感染疾病。」她說皰疹、梅毒、艾滋病,以及其他傳染性疾病都可能透過母乳傳遞。

當一位母親奶水不足,或因為其他因素無法親自哺乳時,另一位健康母親的奶水的確是次佳的選擇。但是上網買母乳沒有安全保障,因為母乳拍賣網站不像正規立案的母乳銀行。一個正規立案的母乳銀行,必須依據北美母乳銀行協會規定,透過一個非常嚴格的篩選程序來挑選母乳捐贈者,以保證受贈母嬰的健康與安全。

為了保障寶寶的健康,以及確保寶寶能夠真正得到吃人類母乳的好處,包括母乳中無可取代的營養、抗體、及種種保護功能,專家建議,奶水不足的母親,應該透過正規立案的母乳銀行取得捐贈母乳,不要上網買母乳。

北美地區母乳庫通訊錄
台北市和平醫院母乳庫
台中醫院母乳庫衛星站

同場加映:小小豬滿六月前,曾小貓每次出差,都扛回以「磅」為計算單位的冷凍母乳。新鮮母乳保存不易,來路不明的網拍母乳容易在運送過程中受到污染,更別提賣家沒有經過篩選,健康狀況毫無保障。有需要的媽媽們,請選用正規立案的母乳銀行。


Saturday, April 4, 2015

寫在新專欄開張前

曾小貓在富比士百大女性網站World Moms Blog的新專欄即將開張,本月稍早編輯和小貓做了一次作家訪談,刊登於該網站上。英文原文見此,中文翻譯如下,請讀者諸君多多指教。



Q:妳是哪裡人?現住在哪裡?

A:我來自台灣,現居美國加州。

Q:妳會哪些語言?

A:中文,美語,日語。

Q:妳什麼時候成為媽媽的?

A:2013年,我33歲的時候。

Q:妳是在家的全職媽媽?還是上班的職業婦女?

A:我是在家上班的職業媽媽。

Q:妳為什麼寫作、寫博客?

A:我是一個寫手,以寫作為生。2009年,我在編輯的建議下開始寫博客。我的博客以「多聞看世界」為名,是關於我作為一個犯罪/災難記者,在世界各地的採訪經驗。2011年,我的博客入圍全球華文部落格大獎決選,稍後並集結成書《微足以道——新聞背後的故事》,發行量達八萬本。

但當我成為母親時,情形改變了。產後我重回新聞工作崗位時,遭到不平的待遇,啟發我為母嬰權利發聲。我開始寫英文部落格「寧可餵母乳」,和其他媽媽(或爸爸)分享我的理念。

Q:作為一個母親,妳有什麼特別之處?

A:我想每個媽媽都有點特別;也可以說沒有哪個媽媽很特別。我也不例外。不同的媽媽有不同的觀念;有時候媽媽們喜歡彼此競爭。但說到底,我們都有個共通點,都愛自己的孩子。我有一些爭取母乳權的特別經歷,但我並不是什麼特別的媽媽。我也愛我的孩子,跟別的媽媽一樣,沒有比較多,沒有比較少。

Q:妳覺得在今天的世界教養孩子,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挑戰很多,而我覺得「誘惑」是最大的一個。比方說,我兒子還不到兩歲,我就已經在辛苦教他拒絕糖果。我們的身邊真是充斥著甜食和垃圾食物,我經常覺得我得對抗全世界,只為了保護寶寶不受垃圾食物攻擊。

然後我想像,隨著他長大,還會有其他的誘惑:電視,色情片,毒品,不安全的性行為⋯⋯這個清單可以列到世界的盡頭。我不可能做一個食物警察,或是一個網路警察,一周七天、一天24小時守在孩子身邊。我只能努力養育他成為一個人格正直、內心強大的孩子,來抗拒這些誘惑。

不只是孩子,今天的父母也需要學會對抗誘惑。今天的父母比過去更難拒絕科技帶來的便利:比方說配方奶,平板電腦,或是智能手機。我們都不希望自己成為那個在公園裡陪孩子玩時還不停滑手機的媽媽,或是在餐桌上對吵鬧的孩子說:「拿我的iPad去玩吧,只要你閉上嘴」。很不幸的,父母們科技成癮的問題似乎比孩子們還大。

誘惑。這絕對是當代父母的重大挑戰。

以上是World Moms Blog編輯部與專欄作家曾小貓的獨家訪談,版權所有。
曾小貓博客:寧可餵母乳
曾小貓臉書
曾小貓推特

Friday, March 27, 2015

赴美生子的迷思與實際

接到一個奇特的演講邀約。

對方是在洛杉磯地區經營六家綜合醫院的某醫療集團,請曾小貓前去開一堂婦產科醫護人員的教育訓練講座,因為,他們的醫療主任說,「來我們醫院生產的中國、台灣孕婦越來越多,很多醫護人員和產婦之間溝通困難,產生誤會⋯⋯我們希望能更好地服務她們。」

主任告訴小貓,這些「中國、台灣孕婦」,不是在地的美籍華裔孕婦,而是從中國大陸或台灣,千里迢迢飛來美國生小孩的產婦。據統計,這些外籍孕婦,每年在美國產下三千個嬰兒。早期以台灣產婦為大宗,近年來則以中國大陸產婦為主流。該醫療集團旗下其中一家醫院,婦產科接生的,高達97%都是這些特地來美生子的中國、台灣孕婦,給醫護人員帶來很大壓力。

小貓一開始還不明白,同樣接生寶寶,為什麼為外籍孕婦接生就會有壓力?大概是語言不通、文化隔閡造成的吧!於是朝這個方向準備好了演講稿,就去開講座了。沒想到,講座當天,原本一小時的講座,竟然拖了快兩個小時才結束,在座的三十幾為醫護人員非常踴躍地發言發問,熱切地和小貓討論問題,也讓小貓了解到,原來這個「來美生子」的龐大產業,背後有那麼多的問題。

據醫護人員指出,主要是由於這些孕婦很多都是透過所謂的「月子中心」仲介。來美產子的孕婦本身並不違法,但仲介外籍孕婦來美產子並從中牟利卻是違法的,所以這些專為大陸產婦或台灣產婦開設的「月子中心」不是正當生意,儘管許多月子中心包裝漂亮,還找兩岸三地知名部落客背書,甚至開出什麼「嚴選」月子中心名單,但事實上,目前在南加州根本沒有任何一家合法的月子中心

這些違法的月子中心帶來哪些問題呢?首先,他們為了招攬生意,給媽媽們錯誤的訊息,宣稱在美國醫院每個人都可以有私人產房、有私人護士、可以隨便索取配方奶粉、嬰兒用品⋯⋯等贈品,但這些都不是事實。抱著幻想的媽媽們到了醫院,發現情況跟她們期待的不一樣,失望之餘便跟醫護人員產生衝突,以為醫院小氣。尤其很多月子中心告訴媽媽們,在美國的醫院可以任意索取配方奶粉,這跟美國當前推動母乳、把配方奶當作處方使用的政策是完全背道而馳的,變成這些中國媽媽、台灣媽媽們跟醫院衝突的導火線。某些月子中心甚至派出月嫂隨媽媽前往醫院生產,這些月嫂進了醫院,把病房裡的毛毯、手套、紙巾搜刮一空,還告訴媽媽們這些都是贈品,可以隨便拿,其實這些行為等於是偷竊;醫院出面阻止時,月嫂就教媽媽去衛生局投訴,說醫院歧視華人。

其次,這些捧著現金來美國產子的中國、台灣孕婦,在當地許多華人醫師眼中,真是一塊肥肉,人人都想咬一口。少數缺乏醫德的醫師,為了爭食這塊大餅,開始不跟醫院合作,轉而跟月子中心串通,而受害最大的,其實是這些辛辛苦苦、千里迢迢來美生子的媽媽們。媽媽們在異地,最信任的就是醫師,可是少數醫師在月子中心的授意下,鼓勵媽媽放棄母乳、索取配方奶粉、再開立醫師證明讓媽媽利用社會福利領取免費的擠乳器,然後變賣擠乳器牟利。有些名氣大的月子中心,生意好到供不應求,為了空出床位好招下一批孕婦進來,竟授意醫師開立催生藥物讓孕婦提早分娩,而這些藥物對胎兒往往是有害的。諷刺的是,有幾位在洛杉磯醫院間聲名狼藉的醫師,都是在中國、台灣媽媽圈頗負盛名、甚至還有知名部落客推薦的醫師。

在醫院裡,有良心的醫護人員看到這種情形,真是憂心不已。講座當天,一位護士談到自己一個晚上沒睡,幫助一個寶寶含乳有困難的媽媽哺乳,因為語言不通,比手畫腳,終於成功,寶寶也吃得滿嘴奶泡,媽媽和護士都非常高興。第二天,媽媽卻透過翻譯,告訴護士要改餵配方奶,因為「醫生說如果餵母乳就會有黃疸,有黃疸我就要在醫院再多住一天,多住一天的錢很貴,而且月子中心也不會留我。」護士當場就生氣地哭了,有一點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一週以下的寶寶黃疸,是餵食不足、而非吃母乳造成的,可在媽媽的心目中,能說中文的華人醫師,當然比只說英文的金髮護士有分量多了。

日前聯邦政府大舉掃蕩南加州的月子業者,共查緝並關閉28家月子中心,包括許多在國內網路上頗有名氣的月子中心,住在裡面的媽媽們,有挺著大肚子待產的、有剛生完寶寶的,一夜之間無處可去。醫護人員一方面欣見月子中心被正法,一方面又心痛這些母親和嬰兒。醫護人員的立場和聯邦政府不同,聯邦政府關心的是杜絕不法,而醫護人員關心的是母嬰健康。月子中心既然不合法,對住在裡面的媽媽而言,是沒有任何保障的。他們沒有合格的醫護人員來照顧寶寶,也沒有合格的廚房來煮月子餐。而且南加州的月子中心幾乎都不允許母嬰同室,為了怕被發現常常把寶寶們集中放在隱秘的地下室,不利寶寶健康。

講座結束以後,小貓從洛杉磯開車回聖地牙哥,真是心情沈重。這些醫院是真心關懷來美生產的媽媽們,還按照華人的月子習慣設計華人喜歡的餐點,剔除了美國產婦喜歡的果汁、冰淇淋,醫院廚房的老美廚師特地為華人媽媽煮熱粥。

媽媽們,如果妳相信,美國公民身份是妳能給寶寶最好的禮物,請務必記得:
來美生產,請不要去月子中心。美國是一個人權大國,妳不需要靠月子中心也能進來生產。在海關,就坦白告訴關員妳是來生寶寶的,他們不會為難妳。不要相信部落客背書的嚴選名單,月子中心這個產業本身就是不合法的。不要拿自己的健康和寶寶的安危來冒險,變成月子中心和無良醫師口中的肥肉。妳可以住在親戚、朋友家,或是住在旅館,請家人來照顧,然後訂月子餐。美國華人聚居的地區都有很多完全合法、品質良好的月子餐業者。
來美生產,請慎選醫師。不要相信國內網路上名氣大的醫師。請透過美國有公信力的醫師評建網站,例如U.S. News & World ReportRateMDs,或是Health Grades等,來找醫師。
來美生產,請帶夠現金,應該負擔的款項都要支付清楚,不要動用美國福利。想想,妳為什麼嚮往美國,為什麼認為美國公民身份是妳能給寶寶的好禮物?須知美國今天的強大,是建立在千萬納稅人盡義務、享權利的誠信制度(honest system)上。如果妳沒有為這個國家盡過義務,卻想利用這個國家的福利,破壞了這個國家的誠信制度,那麼等妳的寶寶長大以後,他得到的也不過是一個破敗國家的公民身份罷了。

最後,媽媽們,不要忘了,有一樣東西,是妳能給寶寶最好最好的禮物,比什麼美國甚至火星的公民身份都好!那就是,妳的母乳。

同場加映:曾小貓2012年在洛杉磯第18頻道製作的來美生子專題報導。

同場加映:曾小貓和一週大的小小豬在母嬰同室的私人月子中心——就是我們溫暖的家啦!

Monday, March 9, 2015

一個母乳A片女優的新生寶寶餓死以後

本文是曾小貓本月稍早為聖地牙哥母乳協會所寫專文,英文原文見此

這個星期五的一則新聞完全破壞了我準備過週末的好心情。一位剛生產的A片女優用母乳來拍A片而不是餵寶寶,竟讓她的新生寶寶活活餓死。


這起不幸的事件發生在奧勒岡州格蘭戴爾市。死去的男寶寶才七週大,驗屍確定寶寶死於饑餓以後,當地警方以涉嫌謀殺和虐待致死等罪名,將寶寶的父母逮捕。警方調查指出,寶寶的爸爸經營A片網站,而媽媽用母乳來拍兒片而不是餵寶寶。寶寶死於一月22日。當晚,一輛救護車接獲寶寶病危通知趕往現場,發現寶寶已經在生死邊緣掙扎,對急救毫無反應,最後終究撐不到醫院。驗屍報告出爐後,警方於日前將寶寶的27歲爸爸和22歲媽媽逮捕到案。

這樣的故事,令我悲傷憤怒。這不是「天啊,好可惡的父母,去死吧」那種憤怒。這是一種更為複雜的憤怒。以本案來說,我認為這位心理扭曲的年輕媽媽和她的寶寶一樣是受害者。傳統的A片工業是一種以剝削女性為本質的產業。這位媽媽今年才22歲,而警方指出她以從事A片工作「多年」。這表示她在青少女時期就已經在A片中演出了,當時她自己也還只是個孩子。一個在A片中演出的未成年人,毫無疑問的在某種程度上是受害者。

這個故事令我憤怒,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它令我思考,我們的當代媒體賦予哺乳婦女什麼樣的形象?為什麼哺乳會被和色情聯想在一起?為什麼母乳A片會有還不小的特定市場?是誰害死了這個寶寶?

這不是危言聳聽。日本是全球最大A片工業國之一。如果以「母乳」為關鍵字在日本推特上搜尋,一半的搜尋結果都會是A片網站。之前,自稱北美第一大華文報紙的聯合報系世界日報,在新聞標題中以「限制級照片、噁心」等字眼形容哺乳照。美國許多好萊塢大片,從大衛多布金的《兩男變錯身》(台譯「玩咖尬宅爸」)到亞當山德勒的《長大成人》(台譯「亞當等大人」)都拿哺乳媽媽來開下流的玩笑。

乳房是用來哺乳的。但是太多人以為乳房是用來拍A片的或是用來意淫的。這些人就是無法擺脫哺乳等於裸露等於色情這種想法。

該是我們將哺乳正常化、去色情化的時候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一直反對以「性感」這個字眼來形容哺乳媽媽。去年,阿拉斯加眾議院多數黨新聞稿以「聰明又性感」形容哺乳,我曾經為文批評,認為不恰當。該新聞稿引起各界反感,後來阿拉斯加多數黨發言人也為此道歉。

這也是為什麼,我一直呼籲媽媽們在公共場合哺乳。人們,尤其是我們的孩子,必須看見媽媽們在公共場合哺乳。如果我們的下一代,成長的過程中經常接收來自媒體將乳房色情化的訊息,卻從未、或是極少看見乳房被用於其最自然、最健康的用途—就是哺乳—,他們怎麼會對女體有健康正確的觀感?

這更是為什麼,我一直鼓勵媽媽們分享她們的哺乳照。我認為我們需要看見更多哺乳照片。臉書曾為「考慮使用者觀感」而禁止張貼哺乳照,卻從未禁止爆乳照,可見我們的社會對於哺乳媽媽跟產後的女體形象很有接受度上的問題。我們能夠接受裝模作樣的爆乳照乃至付費觀賞A片女優在A片裡擠母乳,卻不能接受溫馨自然的哺乳照片,這價值觀難道沒問題?衛教機構鼓勵哺乳,社會大眾卻不接受婦女在公共場合哺乳,這現象難道不諷刺?

哺乳媽媽的形象,在當代媒體中沒有得到適當的呈現。如果我們看不到更多的哺乳照、看不到更多媽媽在公共場合哺乳,哺乳就永遠不會被視為一件健康、正常、自然的事。媽媽們,請在公共場合哺乳,請分享妳的哺乳照。當妳這樣做,妳不但行使了自己的人權,也為哺乳媽媽形象的正常化做出了偉大的貢獻。

同場加映:小小豬七週大時,曾小貓在推特上分享的第一張哺乳照,當時還很多此一舉的打了「馬賽克」。照片貼出後小貓接獲一則騷擾訊息,稱「貼一張噴奶照來看看吧」。小貓感到震驚及受辱,向推特檢舉,後來該帳號被推特刪除。從此以後小貓貼哺乳照再也不打馬賽克。這是再正常、自然、健康不過的事,為什麼要打馬賽克?你見過誰在臉書上分享美食照片打馬賽克的嗎?